提示信息
您好,欢迎来到 琥珀教育 免费注册
用户信息...
姓名:张劼钊Julian
擅长国家:英国
电话:22373082
Email:julianzhang@amberedu.com
个人介绍:没有添加介绍

统计信息

已有 983 人来访过
积分: 1332 日志:170 相片: 116

博文分类

  • 正在加载...

博文

  • 致那一年在苏格兰的我们(2017-11-13 17:31)

    [编辑] [删除]

    相关国家:英国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我正忙着订机票回斯村参加毕业典礼,心情是激动带着不舍的;两年前的这个时候,我正忙着期末论文,更忙地是计划各种圣诞假期的活动,心情是迫不及待的;三年前的这个时候,我正做着“烤鸭”和在各种学校资料面前挑花了眼,心情是期望中带着不安的。今年,我只能在电脑前翻看着过去的照片,心中盈满了思念的情绪,趁着快溢出来的时刻,决定写下这篇文章来纪念那一年。这一次我不用札记的形式,因为我要正式地、正经地,还有端正地来怀念斯村。

           一开始知道斯特灵大学是中介给我看TESOL专业排名的名单,当时斯特灵是仅此于牛津大学的,好牛逼哄哄的感觉。后来又看到类似最美校园和苏格兰的生活费较低的介绍,我就顶着苏格兰的寒风,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出发了。事实证明,校园是美的,至于生活费嘛,希望妈妈不要看到这篇文章。

    起飞      从香港没有直飞到爱丁堡的航班,和小伙伴们是选择了维珍航空从香港到伦敦,再从伦敦坐“小红线(little red)”到爱丁堡。在香港机场换登机牌的时候,妈妈就抱着我哭得一塌糊涂,我愣是没有反应。直到我排队拐入了那块写着“离境”两个字的玻璃,才蹲在地上不争气地哭了。飞机到了伦敦后,我们一伙人从这个航站楼飞奔到另一个航站楼,大家都不知道在希思罗机场就要办理入境手续,还自认为很聪明地绕过了关卡,最后被拎回去办理入境手续。因为只有一个小时的换乘时间,迷迷糊糊地我只记得一路都在望不到尽头地长廊里奔跑,直到浓浓的苏格兰英语在我耳朵里环绕时,我才感觉到自己到了我梦中的地方。请不要嘲笑我崇洋媚外,根正苗红的我只是从小疯狂迷恋哈利波特,所以英国一直是我遥远而羞涩的梦。降落       在国内就和师兄提前预约好了接机的时间,当师兄把我们巨大的行李箱塞进车子后,我们就坐着小车向最美校园驶去。犹记得窗外一望无际的草地,偶有几座散落在草地上的小房子,如要看到一片片连排的房屋,要等上好一段路的时间,这个和充斥着各种摩登大楼的深圳很不一样。语言班期间的临时宿舍大部分是安排在Geddess Court里面,现在这栋宿舍楼听说已经拆了,即使是重建也找不回那个感觉了。这是一栋背靠小山坡的宿舍楼,住在这里的第一个夜晚其实挺兴奋的,因为六月的苏格兰到了晚上10点钟才天黑,凌晨3点多天就开始蒙蒙亮,各种小鸟的叽喳声就会和阳光一起闯进房间,即便是倒时差,也不会孤单。

          刚到斯村的那段日子,心里是忐忑的,就连出门去超市都哆嗦。分不清楚硬币的数值,就双手捧着一堆钢蹦递给收银员,任君挑选。但是公车窗外一排排的小房子小花园,这一切都只在梦里幻想过无数遍的场景,让人恨不能不眨眼的记录下来,仿佛一闭上眼就会错过什么。

         在那栋宿舍楼里,和小伙伴度过了留学期间最轻松最自由的时光。每天一伙人一起坐公交去市中心买食材;在厨房里打打闹闹,喝着一镑一大桶的牛奶;一伙人挤在床上看鬼片、敷面膜;时不时相约到一楼打桌球或去体育馆游泳;傍晚去压马路滚草地,当然还有去湖边喂天鹅。每天早上,都可以看到一大群人裹着风衣,戴着帽子,穿过草坪,在桥上迎着风前行去教学楼,让你”花枝乱颤“的妖风啊,现在无比想念。

         斯特灵大学是在华莱士纪念碑的山脚下的,说是全英最美校园之一实在是不过分。虽然苏格兰阴雨绵绵的天气让人恼怒,但是天气好的时候那会美得让人窒息。        

          夏天的时候,蓝天白云下满眼的绿色,树枝上也是郁郁葱葱的叶子,草坪上时不时有小松鼠蹦跶,一排小鸭子会晃悠悠地出来压马路,不时有着少年在湖上划皮艇。可以约上小伙伴去学校后山打高尔夫,3镑多可以玩上一整天,只要你够体力;也可以一起爬山去看华莱士纪念碑;或者带上食材去斯村的动物园烧烤野餐看草泥马。       冬天的时候,斯村仿佛就只剩下了两种颜色——蓝色和白色,夏天里的那一抹绿都被白色的雪覆盖,雪景前偶有一点黄一点红在树干间闪烁,那是路上夹着书赶路的同学,裹着五颜六色的大衣和帽子,这让斯村的冬天俏皮了起来。除了刮风下雨的时候,整个斯村的冬天静谧又宁静。这时,可以约上小伙伴去高地滑雪;也可以乘火车到格拉或爱丁堡参加嘉年华活动;当然最棒的活动应该是聚众吃火锅玩桌游。

         苏格兰于我而言,就像是Westlife的那首歌“Seasons in the Sun”,它满足了一个从小学就期望去英国的小孩的一切。来到这里,不仅是认识了很多新事物,学习到了专业知识,更重要的是感受到我平常忽略的东西,生活最纯粹的东西,就像刚进TESOL班,我以为我身边看起来年长很多的人是老师或者教授,最后才知道他们是和我一个组做作业做报告的同学。这就是”活到老学到老“最直接的例子,而不只是挂在墙壁上的标语。

         或许许多人都不理解为什么选择又北又冷门的地方,但再一次让我选择,我还是会毫不犹豫地来这里。

          这么想的人应该不是我一个,每一次从其他地方玩耍后回来,看到苏格兰的火车伙食远远王道小山上的城堡,整个人都会放心下来,就想到了家一样。不用紧绷着神经,不用担心手机没电找不到路,不用怕被偷被抢。在这里,人们大部分都是和善有爱的。       记得有一次在爱丁堡火车站,准备掏零钱去洗手间,可能是我有点晕乎乎的样子,一位从洗手间出来的老奶奶担心我不懂英文,就操着浓郁的苏格兰音比手划脚的教我,最后还想给我硬币,我自己边解释边拿出硬币,她才收回她的硬币,一步三回头地看我是不是真的不需要帮助。

          记得小伙伴有一次把他的单反落在了火车上,回到家时都垂头丧气的,结果接到电话说是他的单反被人放在了某个火车站的工作室里,让他过去取,单反就这样”神奇“地回来了。

          记得在去爱丁堡的火车上,火车过道上满满当当地站着准备去看球赛的球迷,穿着苏格兰裙的男人们在热烈地攀谈,从挎着的小袋子里拿出小酒,和陌生人分享,气氛是亲切而又浓烈的。

          记得表情严谨到可爱的小哥穿着苏格兰裙,吹着风笛,站在街头的模样。

          记得人们排队下车和司机说谢谢的习惯犹如上车要买票一样。

          记得周末时商场会更早关门,许多地方不营业的”无奈“。

          记得那个有着羊驼驼的小动物园,虽然不大,却家庭气氛颇浓。

          记得海边装在纸盒里的小龙虾和青口,还有零星的度假人与小狗。

          记得去高地路上窗外疾驰的风景和耳边”平凡之路“的旋律。

          记得在图书馆通宵写论文后看到的日出。

          记得望着图书馆窗外艳阳下被风带起涟漪的湖时感叹自己被论文绑在图书馆的无奈情绪。

          记得午餐时和TESOL的同学们坐在PATHFOOT的走廊里边聊天边吃着各自的午餐,时不时分享给大家,有外国人的三明治也有中国同学的排骨饭。

          记得冬天的黑夜,夏天的白昼。

          记得阳光下美到窒息的斯村,下雨不撑伞的人们,还有偶尔出现在山坡、商店、窗户、花园或着人们脸上的蓝白苏格兰旗。       没错,苏格兰的生活就是这样,虽然有时会简单到有点枯燥,却又单纯到没有纷扰。

         FK8 2LD是一串烂熟在心里的字符,它不单单是一个邮编,它是我在斯村的家。在那里的最后一个夜晚,我听着窗外的风卷起百叶窗的声音,不知名的鸟儿呱唧地叫着,楼下偶尔走过刚从酒吧里出来大声唱歌的少年,这是苏格兰最平常的夜晚。

          那是记忆里最后一晚听到的风,最后一次看到从百叶窗的缝隙里透过斑驳的灯光。如果有机会再回到斯村,也回不到这个房间,也找不回一起打闹的伙伴们。

           现在回想那一年的我们,心中有许多遗憾,总觉得还能让它更饱满一点,当然这种遗憾随着年龄的增长也会萌生更多。但是,这并不会撼动那一年在我们心中的地位,或许恰恰是那一份稚嫩,也或许是日日流淌的风笛声。无论未来如何,只想留下苏格兰的好在心间。

        本文作者: Ann 安怡,毕业于University of Stirling, TESOL专业


    Source: 斯特林大学

    (15)次阅读   |  (0)个评论

    评论

    2012-10-14 09:35:27 景枫
    很幸福? 很幸福? 很幸福? 很幸福? 很幸福? 很幸福? 很幸福?
    2012-10-14 09:35:27 景枫
    很幸福? 很幸福? 很幸福? 很幸福? 很幸福? 很幸福? 很幸福?
    发评论
    上一页1237